示例图片二

深度|主业“偏航”独爱地产“八问”众泰汽车

2021-01-24 10:34:25 已读

  众泰汽车本是中壮年,从目前的处境来看,似乎已入暮年。千疮百孔的它,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?

  公开资料显示,众泰汽车于2003年成立,是以汽车整车研发、制造及销售为核心业务的汽车整车制造企业,总部位于浙江永康市。

  众泰汽车的辉煌定格在2016、2017年,这两年,众泰汽车销量连续突破30万辆,在杭州、重庆、日本横滨和意大利都灵设立了四大研发中心,形成了A、B、L三大技术平台。

  彼时的辉煌,如今的没落,形成鲜明对比的众泰汽车,不再意气风发,伴随而来的是大股东破产、巨额债务、停工停产、员工讨薪、官司缠身、董事长被限制消费......

  由于很多媒体已对众泰汽车的现状进行了报道,汽车民生网不想过多赘述,希望站在思考的角度进行分析,期望对其它车企有所启发。

  “中华神车”这个称谓,对于众泰汽车来说,既触手可及,又触不可及。触手可及的是,如果它好好聚焦主业,不走偏门,凭借自己奠定的“江湖地位”,是可以揽得这个称号的;触不可及的则是,他吹大了那个一戳就破的泡沫,导致了今天寸步难行的局面。

  业内人都知道,整车制造企业要想持续发展,必须坚持走正向开发之路,从产品设计、研发直至成品,简单地说,就是从零开始做起,不断积累造车技术和经验。然而,众泰汽车从一开始就想走捷径,极力绕开产品设计、研发这个最烧钱、难度最大的“正向思维”,开启了逆向造车之路,这也为日后出现的巨大隐患埋下了伏笔。

  在市场上,一说起众泰汽车,大家很容易联想到众泰曾经造出了一辆“保时泰”,这款众泰SR9山寨了保时捷Macan的外观,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了消费者的关注。

  在当时。“保时泰”曾经有过热销,热销的理由很简单:这款车在5公里之外,会感觉是一台保时捷Macan在向你驶来;到3公里处,你会觉得怎么看起来有点不太一样?而接近1公里处的时候你才会看出来,这是一个悬挂着和保时捷完全不一样logo的“保时泰”。遗憾的是,这款车并没有像保时捷Macan那样“处世不惊”,最终因为品质、品牌的问题,遭市场淘汰。

  众泰的销冠车型当属众泰T600,在2015年,这台车为众泰贡献了13万台的销量,而当年众泰的总销量为22万台,可见这款车有多“成功”。不过,这款车仍然是一款模仿车型,山寨的原型车是进口大众途锐,这正迎合了国人买车喜欢好看、大气的外观,价格还要不贵,众泰T600全做到了。

  众泰推出的一款SR7,同样模仿了奥迪Q3的样子,甚至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。

  这里我们可以总结一下,虽然众泰后来也有自己的车型,但都被挑剔的市场埋没了,而真正能够带来销量、带来销售额的车型,几乎不可避免的都是山寨版,这也给众泰汽车带来了一个新的称谓——皮尺部,众泰汽车与“皮尺部”齐名,已是行业众口皆知的话题。众泰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但是没有选择,因为自己设计、研发的车型并不被市场看好,而只有模仿的车型才受市场待见。

  接下来,是继续走模仿路线,还是正向开发新产品?走模仿路线,会遇到各种涉及知识产权的官司,而深知自己底细的众泰不是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——这样下去还能长久吗?如果走正向开发路线,由于经验不足、人才缺乏、体系力不够,更重要的是要烧钱,烧钱之后还不一定成功,这些不利因素的叠加,众泰的胜算还有多少?

  模仿是不可持续之路,而逆向开发在早期可以这样,但发展到一定程度,如果还不能有效改观,这样的车企在可持续发展上已经按下了前进键,危险会无时不在。众泰的发展,就是坚持逆向开发陷得太深,难以自拨。

  众泰出现今天的窘境,表面看上去是经营问题导致资金出现“窟窿”,实质上还跟过度投资非主业项目有关。准确的说法是,造车主业“偏航”,“不务正业”,很多本应投资在汽车设计、研发领域的资金,都挪去投资房地产项目了。
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众泰在驻地永康有多个房地产项目,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众泰汽车小镇,该项目以造车的名义低价圈地,规划总占地面积3.1平方公里,总投资65.5亿元,这一举动“即使在整个浙江也是比较罕见的”。由于众泰汽车资金问题爆发,现小镇项目已基本处于烂尾状态,能否重启就看有没有新的开发商愿意接盘。

  主业未聚焦,造车“中气”不足的众泰汽车,另一个重大失误,就是全资开发了一个新汽车品牌——君马汽车。

  君马汽车于2017年6月诞生于雄安新区,自推出新车以来,其口碑就一直不好。君马汽车是众泰旗下独立运营的汽车品牌,从造车渊源来看,其秉承了众泰外观靠模仿的风格,尤其是汽车质量问题,受到市场广泛诟病。这或许可以看做是众泰造车实力不足在君马身上得到集中爆发。

  目前,君马汽车已处于停产状态,因质量问题导致很多本应在质保期内享受免费质保的车主,就像无头苍蝇一样,不知道该去找谁,即使这些维权车主找到君马汽车总部,保安人员众口一词“去找众泰吧”。“车主维权不知找谁”是君马汽车目前的现状,它跟众泰汽车一样,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,处在命悬一线的生死边缘。

  说到这里,我们不得不说到众泰汽车的实际控制人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当前铁牛集团为*ST众泰第一大股东,持有其38.78%的股份。众泰汽车出现今天的局面,作为大股东的铁牛集团怎么不想想办法,解众泰之危呢?

  俗话说,泥菩萨过河——自身难保。下面来了解一下铁牛集团这个“泥菩萨”到底有多困难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铁牛集团巨亏124.76亿元,其中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亏损金额为59.83亿元。截至2019年末,铁牛集团总资产367.47亿元,负债322.78亿元,净资产只有44.69亿元,资产负债率高达88%。

  2020年12月23日,ST众泰发布公告称,铁牛集团由于已经严重资不抵债,且无继续经营的能力,缺乏挽救可能性,已被永康法院裁定终止重整程序,并被宣告破产。

  另据铁牛集团内部知情人士爆料称,众泰汽车一方面是母公司铁牛集团欠债750亿元(尚未证实),另一方面是拖欠员工薪资、供应商货款,想利用破产清算抹去债务。

  众泰汽车在投资上的失误,跟大股东铁牛集团不无关系,铁牛集团最终将为自己的失责付出沉重的代价。

  今年1月11日晚,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,在招募投资人公告报名截止日期内,未有意向投资人正式提交报名材料。公告还提到 ,“但在报名截止期满后,已有两家意向投资人前来就参与预重整/重整事宜进行沟通。”

  众泰汽车董秘办向媒体表示,众泰汽车与上述两家意向投资者此前已经签署相关《保密协议》,目前众泰汽车和两家意向投资者就参与预重整/重整事宜进行沟通是符合规定的。

  上述表述有意思的是,招募投资人公告期内没人报名,报名截止后又有人联系,众泰汽车还就此发了公告,随后引发众泰汽车的股价出现大涨,这样的“公告”是“故意”还是“无意”,难免引发市场猜测。

  显然,众泰汽车已经开启了自救之路。在未来不管找得到和找不到投资人,他们都得面对这些现实问题,也就是本文要向众泰汽车发出的“十问”。

  毫无疑问,新投资人一旦产生,必将面对众泰汽车挖下的“资金洞”,这个“无底洞”会有多深?答案只有在“入驻”后才能彻底搞清。

  “雾”过之后的众泰汽车,已露出真实面目,不坚持正向开发而走“羊肠小道”,不聚焦主营业务而“遍地开花”,有这样的“劣迹”,谁敢保证“起死回生”后的众泰汽车不走回头路?

  可以预料,新来的投资人,很有可能只管投钱,人事权、运营权等只能“靠边站”。若真这样,投资人还得小心,不能掌舵众泰汽车,就不怕投资打水漂?

  如果说众泰汽车目前只是一个壳,可能还不至于那样严重,但是离只剩下壳也不远,投资人无非是觊觎它的造车资质、流水线、厂房和土地资源,除了这些,众泰汽车似乎很难拿出它能把车造好的证据。

  没造好车,反而欠银行巨额债务,此时的银行怕是“睡觉难”了。有了这样的教训,业内公认的造车企业都靠贷款维持,以后还有银行敢放贷吗?

  一直以来,众泰汽车因欠款引发的官司就不断,这些欠款对象包括供应商、代理公司、员工等。众泰汽车的业务广泛,还有一些未知的官司正等着它。

  企业的发展,人才是关键。未来,众泰汽车要恢复运营,只能是先招兵买马,然后经过长时间的“打磨”,方能组成一支像样的人才队伍,不知这个时间和过程要多久?“新众泰”等得起吗?

  虚度了大好时光的众泰汽车,一旦被投资人接手重建,面临的竞争压力,将来自于传统车企的挤兑、造车新势力的挑战以及新晋资本的打压,除此之外,还要向新技术、智能化、自动化进行宣战,加上面对的造车企业数量越来越多,又处在一个深度变革的汽车时代,众泰要想在这样复杂的形势下站稳脚跟,自身不具备一定的竞争优势,未来的“重塑之路”只会走得更加艰难。